比一个季度增加4万艾滋感染病人更麻烦的问题

2018-11-01 来源:新京报网   关键字:防艾 艾滋

  比一个季度增加4万艾滋感染病人更麻烦的问题 | 有理数

  2017年中国新发现HIV感染者/AIDS病人13.5万,较2012年的8.2万上升了64%。而2016年全球新增艾滋病毒感染180万人,新增人数较2000年的300万下降了39%。

  一个季度增加4万艾滋感染病人 但有比“艾情”告急更麻烦的问题

  从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上传出的数据,“2018年第2季度,中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0104例,其中性传播占93.1%。”

  “一个季度增长4万人”的消息在社交媒体圈不断传播,引起人们对中国艾滋病暴增的担忧。新发现HIV感染/AIDS病人4万余人是怎么样的水平呢?这个增加大么?艾滋病例不断上升,增长点又在哪儿?(艾滋病先是病毒感染携带者“HIV感染”,然后经过发展成为艾滋病人“AIDS病人”——作者注)

  有理数梳理了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报告的艾滋病疫情数据,从数据分析的角度提出解读。

  中国艾滋:低水平流行下的增长压力

  目前,中国艾滋病整体上仍处于较低流行水平,截至2017年底,报告存活的HIV感染者总数占全人群比例0.05%。

  但艾滋病人基数在逐年增加,最近几年,我国每年报告新发现HIV感染者/AIDS病人均超过10万例,且一年多于一年,至2018年6月30日,全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人和感染者超过82万人。

  2017年中国新发现HIV感染者/AIDS病人13.5万,较2012年的8.2万上升了64%。而2016年全球新增艾滋病毒感染180万人,新增人数较2000年的300万下降了39%。

比一个季度增加4万艾滋感染病人更麻烦的问题

  上面两张全球和中国的新发艾滋病数折线图的比例尺不同,拼在一起容易产生视觉误导,但近年来中国艾滋病发病、死亡等各项疫情指标持续上升是不争的事实。

  增长原因:不是某类群体那么简单

  随着报告艾滋感染病例数量的增加,舆论圈产生了各样的原因剖析,例如高校、男同、没有入境限制等,但有理数通过梳理全国艾滋病流行时空维度上的数据发现,增长的原因很复杂,而不是简单地归咎于某类群体。

  报告艾滋病数量的上升,一方面和全国扩大监测有一定关联。2008年时全国艾滋病病毒检测量仅0.45亿人,十年来检测力度逐渐加大,到2016年中国1.69亿人次接受艾滋病病毒检测。

  另一方面,在每年报告的新发现HIV感染/AIDS病人中,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即性传播的艾滋病例占比在逐渐扩大,此外的其他途径传播的病例占比在逐渐缩小。性观念的逐渐开放和性教育、性安全教育的缺乏,部分影响着性传播成为近年艾滋病的主要增长点。

比一个季度增加4万艾滋感染病人更麻烦的问题

  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报告的传染病数据显示,不只是艾滋病,与性相关的传染病报告数近年来也在增加。2017年梅毒、淋病两类性病报告发病人数在全国甲乙类传染病中分别排名第三、第四,排位均有上升。

  除了艾滋病传播途径占比结构随时间的变化,还有中国各地艾滋疫情随时间的聚集发展。

  根据研究《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我国艾滋病聚集性流行的空间分析》的结果显示,我国在不同时期艾滋病聚集的地区也在发生变化,新的疫情聚集区及其聚集格局不断出现。早期引起局部地区艾滋高流行的传播途径较为单一明确,例如1989年云南因吸毒暴发的艾滋疫情,但随着时间的发展,多种因素交织。

比一个季度增加4万艾滋感染病人更麻烦的问题

  根据公共卫生科学数据中心数据库提供的2006年/2016年全国各地HIV发病率数据可看到,西南地区成为过去十年全国艾滋病毒感染者重要增长地区。

  以四川为例,根据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2017年全省人群健康状况及重点疾病报告数据显示,报告感染率由2012年的0.06%升至2017年的0.13%。2011年原国家卫生部、UNAIDS和WHO联合做的中国艾滋病疫情分析,四川是注射吸毒感染和暗娼HIV抗体阳性率检出率同时处于全国高位水平的少数几个地区之一。

  不论是特定传播路径感染者增长,还是个别地区的高流行率,如今中国艾滋病的流行增长已不再是简单的由某个易感染群体造成,其背后的社会、教育及环境问题都需要深究。

  比增长更大的压力:近30%艾滋病人发病前不知感染

  中国艾滋病疫情压力除了传播途径感染数量的增长和地区聚集高流行,还有一部分可能来自不确定因素。

  一方面,直到发病才被发现染病的情况越来越多。一般艾滋病都有由感染到发病的潜伏期,在这个期间为HIV感染者,发病后才是艾滋病病人(AIDS)。从2012年到2017年,当年新发现AIDS病例占当年新发现HIV感染/AIDS病人数量的28%-29%左右。

  随着HIV感染/AIDS病人基数增大,这种感染期未被发现的绝对人数正在增多。以2017年为例,全年AIDS发病数57194例,其中由既往HIV感染者本年转化为AIDS病人的18231例,也就是还有38963例AIDS病例可能在感染期没有被发现,而这一数字在2012年仅为24035。

比一个季度增加4万艾滋感染病人更麻烦的问题

  另一方面,在所有艾滋感染传播途径构成比中,传播途径不详这一分类虽然近年一直维持在低水平(2012年到2017年每年占比在0.4%-1%之间),但看绝对数2012年仅460例,而到了2017年达到1396例。

  当感染者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或不知道从何处感染的时候,他/她在发病前就不能及时接受治疗减缓病情发展;此外,这种不知情情况下极大可能感染自己的配偶和性伴侣。

  新京报 记者:汤子帅 编辑:王晓琳
  数据新闻编辑:汤子帅
  新媒体设计:陈冬

  (来源:新京报网)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比一个季度增加4万艾滋感染病人更麻烦的问题

  淡蓝公益:北京地区检测指南

查看更多 防艾 艾滋 相关文章